空城有情否

空城有情否 第四十二章 贫苦寅胥的小打算

  玉歆玲有些气闷,偏头去看那个打断她说话的阮荻儿,她抬手止住欲上前理论的应雨,似笑非笑地看着阮荻儿,“郡主似乎很喜欢跟我抢东西。”

  虽带了疑问词,却分明陈述的语气。玉歆玲不怒而威地看着阮荻儿稚嫩的脸庞,在阮荻儿将将开口反驳时开口道,“郡主就算是羡慕本宫容颜,也不必如此迫不及待地与本宫抢吧。”

  阮荻儿嗤笑了一声,“本郡主可不屑与你争,只是不巧,就是看上了你手中的这一套。”

  玉歆玲一挑眉,“这东西,是我先拿的。”

  阮荻儿财大气粗地又拿出两张银票来拍在柜台上,笑道,“胡说,分明是价高者得,我出三倍价……”

  玉歆玲愣了一愣,眼中分明有泫然若泣的星光,惹得掌柜的心中一纠,应雨心里也不好受,正欲理论,却被玉歆玲一把拉住手,“雨,算了,我们来此也不过几年,那可是……三张,我……我们哪里有……这般财力……”

  阮荻儿一听得意地扬头,“知道就好,纵然我銮阳封你为正一品公主,你也不过是个外来人,不论是财力还是背景,你都比不过。”

  “歆玲受教,”玉歆玲退开一步,将那玛瑙头饰让与阮荻儿。

  阮荻儿边买单还边碎碎念道,“劝你好生待在深宫里,最好是一直待到你家人来带你回去为止,省得出来丢了我銮阳的脸。”

  眼看着阮荻儿走远,玉歆玲做足了委屈可怜的姿态,回头看向弦乐(yuè)时又巧笑如嫣,“乐乐,快些告诉我,此番这饰品挣了多少?”

  弦乐被她逗笑了,乐道,“公主好演技,此番翻了三个倍数,公主可安心去开个茶楼了。”

  “如此,真是多亏了阮荻儿的资助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阮荻儿回想起往事来,脸色红一阵青一阵,憋了许久才幽怨地看着玉歆玲,“果然无奸不商,这些年来照我在悦容那般消费,你赚了不少吧。”

  玉歆玲摊手一笑,“哪里哪里,你看我这么抠门,哪里像是挣了许多的模样,分明都不够分呢。”

  阮荻儿深吸一口气默默告诉自己这些钱会回到自己嫁妆上的,可一想到添到自己嫁妆里的依旧是自己的银钱,她又气打一处来,又不好发火,深深憋了好大一口气。

  “昭阳呢?这死丫头又跑哪里去?”袭白涫反过神来,看向玉歆玲问道。

  玉歆玲扶额无奈道,“这几日非是说看上了曦哥哥,若没猜错,此时估摸是在哪家布庄里挑选布料做衣裳吧。”

  袭白涫蹙了蹙眉,似乎也一脸的不赞同,“释晗看上江家那小子?如何使得,那江小子可不把心思放这上边。”

  “是啊,虽说缘分这种事也说不好,但到底需要赌一下,我怕到时昭阳……”玉歆玲神色无奈道,“可昭阳难得有主见地去喜欢一个人,我又不好阻止她……”

  “激将法……也不能吗?”阮荻儿突然弱弱地开口道。

  “可……比曦哥哥长得好的男子目前也就只有二哥哥,你总不能激得昭阳去做自己的嫂……哎呀……”

  玉歆玲话未说完就被袭白涫狠推了一把脑袋,忍不住“嗷呜~”一声捂着脑袋躲一旁去。袭白涫还忍不住要说她几句,“整日里这小脑袋瓜子里到底都想着什么呢?你这样将来如何放心将你嫁出去?”

  阮荻儿倒笑道,“我倒觉得这点子,写成话本子……啊——疼疼疼——”

  依旧是话未说完,便被袭白涫收拾了一顿。二人一个捂着脑袋一个捂着腮帮子,瑟瑟缩缩委屈巴巴地,像极了冬日里没了窝的寒号鸟,可怜又有些让人觉得可恨,如何就有了这般耍皮的思想呢,袭白涫表示教导孩子真的很累人。

  打发走了她们,偌大的宫殿便安静了许多。袭白涫拉着莲舞一步步像后边的地牢而去,那里,还押着一个罪人——喜儿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公……公子,”寅胥“哗——”地一下站起来,桌上,还有没来得及烧完的纸张……

  温蕲烨眼力向来极好,一眼便看到了纸张上“云肇”二字,也难怪寅胥如此慌张,作为一个小国被迫留下的质子,寅胥可以说是很悲惨的一个皇子了。

  他自记事起便一直住在西隽的皇宫里,也多亏温蕲烨,当年若不是温蕲烨将他带在身边当侍卫,如今,他怕是早就成为一个麻木不仁的废物了。

  云肇虽为小国,却也有一定的野心。这不,云肇王看他如今深入西隽后宫,竟传信来唤他协助云肇里应外合,誓要拿下西隽占为己有。

  寅胥对云肇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,只是多年来远离家乡故土,说他对亲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幻想估计也是没人会相信的。他拿着笔斟酌了许久,一边是故土,一边是成长的地方,二者不可得兼,却叫他左右为难极了。

  为了不留下把柄,他决意焚烧掉这份渴望已久的家书,亦或是,渴望已久的国诏。温蕲烨的突然赶来是他意料之外的事,是他想得太入神了才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么?或许是吧,毕竟先前,每次温蕲烨走近时他都能感受到。

  “你如果执意回国,我或许可以助你,只是,你若是对西隽不利,你便是敌人,”温蕲烨说着,眼里有轻微杀机的凶光,“对敌人,我从不手软。”

  寅胥只温顺地笑了一下,“公子,当初若不是您救了我,如今我也不可能在这深宫之中潇洒快活,更不可能习得一身本领,您对我来说,是恩人,是友人,西隽也算是我的家,我何苦,为难我自己呢?”

  温蕲烨定定地看着他,“随你,怎么决定是你的事,我只是想告诉你,与我交好,便是友人,与我对立,便是敌人,是友是敌,全看你怎么决定。”

  “是,多谢公子提醒,”寅胥拱手一礼。

  “对了,”温蕲烨却突然自兜里拿出一纸张来,递与寅胥道,“方才路过将军府恰好遇上苏大小姐,她让我把这个给你。”

  温蕲烨也不敢多说自己其实偷偷瞄了纸缝一眼瞄到了博人二字,想来是苏墨璃要拜托寅胥购买的物什,便突然没了兴趣,恹恹地帮她收好起来。

  寅胥一听,当即打起精神来,郑重地接过温蕲烨手中的纸张,许是他太正经的样子实在可爱,温蕲烨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。

  寅胥听他笑,知道温蕲烨又在取笑他了,脸便不由得烧了起来,红扑扑的接过纸去看,越看越严肃,最后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的样子。温蕲烨作为一个优秀的好奇宝宝,忍不住也凑过去看,渐渐的他脸色也不太好了……

  苏墨璃的清单上写着:悦容坊 “银柳姬” “丹心” “玉苑”, 林锦竞泽 “花下怜” “月见” “青雀” “松涛” “白羽” “水兮”, 博人馆 “丹霞” “柳红” “百叶穿林”, 归思楼 “堂坐” “莲思”……

  好贵。

  这是这两个大男孩的共同心声……这一张纸,满满当当的,列下了苏墨璃想要买的所有物什,寅胥不做声,将纸郑重地折叠好,然后在房间里翻来找去的,温蕲烨啧啧出声,倚靠着房柱子看他四处搜寻着。

  好一会,寅胥捧出了几个陶罐来,打开挨个往外倒着,竟是倒出了不少银票和银两来,温蕲烨抚着下巴玩味地看着他数钱,一脸幸灾乐祸,好一会,才笑道,“其实,你可以不找出这么多银钱来的。”

  寅胥抬起头来看他,一脸认真地问,“公子有办法?”

  温蕲烨腾出手指着纸说道,“她最后不是写了吗,随便买几样就行,不用多。”

  寅胥蹙眉,“可是,璃儿都写出来了,应该是全都喜欢的,我不全买下来,她估计也不会特别开心吧……”

  “那你现在用上所有的钱财也不行啊……”温蕲烨好笑地看着他那一桌存款。

  “如何不行?”

  “你忘了?明日她要带你去见苏将军啊……”温蕲烨拍了拍他的肩,“你确定不换套行头再去拜见你的未来岳父岳母?”

  寅胥这下懵了,一心想着给苏墨璃置办物什,倒险些忘了还有见长辈这事儿,可如何是好啊?

  温蕲烨依旧倚着房柱子笑得不羁,他虽只在美男榜排十六,却从来笑得好看,温柔却又桀桀不驯,霸道却又有些稚气,惹人得紧,他好看的手指敲击着柱子,“看你没出息的,好歹一起长大,衣服和礼物给你准备好了,回头你再自己去看着收拾一下就好了。”

  寅胥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,“我……我这还不是因为第一次要去……见她的长辈!”

  “苏将军可不像我这样,”温蕲烨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哈欠道,“晚点我让宫人给你送来,你且自己收拾准备,过几天我们还要启程去銮阳呢。”

  “是,多谢公子,”寅胥拱手一礼,目送着温蕲烨离开,回身坐回书桌上仔细认真地数着自己的存钱,认真算了算,又拿出算盘来算了一遍。

  如果要给璃儿买很多的话,那他五六月就不要再去外头了吧,皇宫里吃食免费,出去的话……怕是不够的,但是钱数不够又得挣点外快,他仔细盘算着,觉得自己可以没事去跑一些镖运……


空城有情否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2019 ©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