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城有情否

空城有情否 第三十三章 回忆杀(二十)

  “吱呀——”寂静冷清的宫殿传来一声突兀的推门声,只可惜虽然突兀,却也并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应,玉歆玲提着饭盒走进来,一路径直地走向那处有宫人守着的院落,那些个宫人倒是不为难她,她也就顺利地走了进去。

  迎面袭来一团不知名的东西,玉歆玲灵巧地躲开了去,讽刺地笑道,“安婕妤好大的脾气啊。”

  “是你——”覃宇琴此时有些发丝凌乱,倒像极了一个疯子,她几乎扑过去就要抓玉歆玲,却不知玉歆玲怎么做到的,只一闪身,却一眨眼便到了她十步之外的桌子边,并轻轻地放下了手中沉重的饭盒,看向覃宇琴的目光带着调侃。

  “是我。”覃宇琴听到她这么说着。

  不等覃宇琴开口,玉歆玲又俏皮似的道,“是我又如何呢?”

  覃宇琴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冒火,“果然,本宫就知道,果然是你这个贱人……那贱婢分明也是你安排的,就连她刚巧碰上皇后,也是你早就算好的,是不是?”

  “是呀!”玉歆玲歪着小脑袋一脸无邪,“是我算计你的,说起来也真是想睡觉有人送枕头,我真愁着怎么揭穿你呢,就听说有宫女近来四处求人想要出宫去,你说,是不是上天也见不得你的龌蹉事啊?”

  “呵,本宫只知道,是你这个弃子在背后搞鬼,这宫里,但凡有对你下手的,不是被查出残害皇嗣,就是贪污,再就是祸乱朝堂,”她笑了,带着癫狂与绝望,“可偏偏,陛下信你纯良无害,皇后将你视如己出,皇子公主待你如亲人,玉歆玲啊玉歆玲,你藏得可真深,谁欺压你,你就要谁死,你果真是好狠。”

  在覃宇琴提及“弃子”二字时,玉歆玲的眸光暗了暗,又笑道,“既然知晓我得罪不得,你当初,就不应该在我守陵时多次欺压凌辱,我可是忍了你一年了呢,你还是想置我于死地,为了自保,我自然是要让你不好过了。”

  “是你杀害了我那可怜的义弟,本宫难道不该帮他报仇雪恨?难道不该恨你?本宫好不容易助他在江湖站稳了脚跟,却叫你在短短几月内毁了一干二净,你叫本宫如何不恨?”覃宇琴有些嘶声竭力地喊着。

  “你的义弟……是血月盟主南星吧!呵,谁叫他滥杀无辜?他不惹血案,我便不会到江湖去,他不囚禁我,我便不会深入血月,他不逼我,不强留我,我便也就留他一命了,”玉歆玲提起南星还有些不悦,“他甚至妄图拉我陪葬,既然如此,他就该死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,”覃宇琴疯狂地笑着,“玉歆玲,我告诉你,怪就怪,你的父母给你生得这容颜,让你除了以色待人,也没有其他的作用了,强留你如何,若不是有人助你,将你留给南星玩够了丢弃都好,又怎样呢?无人助你,你只能落成男人身下的玩物,我若早知如此,当初就该传信与他,让他毁了你清白,也好叫你安分守己。”

  玉歆玲但也不恼,“如此,也幸亏没有那么多如果,如今,南星已死,血月已散,就是婕妤你,也沦为阶下囚,何其可笑……”

  顿了顿,她又拍了拍放在桌上的饭盒,看覃宇琴一眼,便自顾自打开来,拿出其中几碟精致的菜样,“婕妤不若来吃点平日里的菜吧,毕竟,你惹急我了,怕是要见不得光了。”

  覃宇琴退了退,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惶恐,她恨恨道,“你若是此时要了我的命,你以为,上位者会不察觉?”

  玉歆玲看着她笑得讽刺,“谁说我要毒死你了?我想要谁死,本来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,我何苦折腾些毒药来毒害你?毒药好贵的呢。”

  “玉歆玲,你就不怕报应吗?”

  “不怕,那报应,奈何不了我,我这样,最多只是逼得我父亲来将我带回家族反省而已。”

  三日后。

  宫妃覃宇琴霍乱朝政,淫 乱后宫,于午门腰斩分尸……

  同日,玉歆玲决意再次离开皇宫,她坐在城墙上想了想,一挥手便戴上了人 皮 面 具 ,尔后闭眸,在识海中搜寻着什么……

  怎么分开了?有四人明显脱离了队伍。

  她挣开眸来,柔光一闪,眨眼便到了江光曦等人的附近。

  “曦哥哥,蓝浅姐姐。”

  正在林中休息的几人听到她的声音,不由得一愣,好一会,才知那是戴了面具的玉歆玲,蓝浅首先回过头来,“玲儿?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宫里的事都处理好了,所以我赶紧就跟过来了,我们说好的嘛,要一起闯江湖的。”

  顿了顿,玉歆玲打量了一下其他人,问道,“应柳呢?零肆和零玖呢?阿炀呢?怎么他们离你们那么远?”

  蓝浅听她这么问着,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回她,江光曦也是欲言又止,就连应风等人,也陷入沉默,方才见到她时的那种热情似乎突然被浇灭了一般。玉歆玲只觉眼皮跳了跳,她揣揣地问道,“是没了?”

  似是愣了一下,应风首先摇了摇头。

  玉歆玲有些松了口气,人还在,那就好找了,“那……你们怎么走散的?”

  “属下该死,没顾及应柳她们。”应风突然跪下,垂着头不敢看玉歆玲。

  身后,应雨应雪以及一众阪卫亦齐齐跪下,玉歆玲深吸一口气,缓了缓,看向江光曦和蓝浅,勉力笑道,“能跟玲儿,说清楚点吗?这样吓我真的不好。”

  蓝浅走上前拉着她的手,抿了抿唇,终究还是开口了,“玲儿,此事还没有定论,你……先听我给你讲啊……”

  原来,自那日玉歆玲走后,余下存活的血月残党追踪而来,将堪堪到涌城城郊的江光曦等人进行拦截杀戮,血月在江湖上毕竟是能与魔教媲美的杀手组织,旗下能人异士并不在少数,而江光曦等人原本就只是恢复了部分元气,哪里还是血月残党的对手。苦苦支撑了几天,却不想在他们略显败绩之时,那奉覃宇琴命令前来为南星报仇的杀手却在此时也追赶过来,双方只维持了片刻的僵持不下,为了突围,应风决意兵分三路,却不知应柳实余四成内力,她四人无法力敌,齐齐跌下了深渊,而在远处目睹这一切的应风却对此无能为力……后来,避开追杀的他们爬下深渊,沿着河畔寻了好些日子,却连她四人的一块衣角都寻不得,寻思着她四人或许无恙,他们便沿着河畔挨个城镇地寻找着,此番正想着河流下游的另一个城镇去寻一番,却没想到玉歆玲在此时赶来了……

  蓝浅见玉歆玲备受打击的模样,不由得心疼起来,“抱歉,我……我们一定能找到他们的。”

  玉歆玲摆手将蓝浅拍着她肩膀的手停住,闭眸深呼吸了一下,意识却进入识海中仔细搜寻着,好一会,她才睁开了眼,道,“我知道他们在哪里,你们先向前走约摸一公里,然后往林子的深处去,有两个在那大磐石下的石洞里,至于剩余两个,分得比较开,就由我去找,到时再与你们会合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目送着江光曦几人向前去,玉歆玲身形一闪跑到几里外,趴在河边拿水使劲地拍打着小脸,凉丝丝的河水让她冷静了几分。

  她站起身来,凭着记忆往一处偏僻的村庄跑去……

  一进村庄,玉歆玲就四处打量起来,这村庄,何止是偏僻啊,简直是鸟不拉屎……土堆砌的瓦房,既不防风,也不挡雨,村庄里的青壮年很少,就连孩童都见不得,只有几个年迈的老者步履瞒珊地走着,玉歆玲跑过去拉住一个老者的衣角,微微昂头问道,“爷爷爷爷,近来可有一个年轻的姐姐来过这村落呀?”

  那老者低头看她,爱怜地抚了抚她的小脑袋,道,“小囡囡,听爷爷的话,别去寻啊,趁着现在,离开这里哦,这里你是待不得的。”

  “这么说那个姐姐来过咯,”玉歆玲仗着自个儿年纪小,有些撒娇地扯着老者的衣角,“爷爷快告诉我吧,她是我的姐姐,我特地寻到这里来,你若不告诉我她在哪里,我……我一个人也不敢回去呀!”

  那老者抚了抚她,叹了口气,“你如今就算寻到了,也救不了她,还不如趁现在太阳还亮着,快些跑去寻着救兵来,或许还能救出你那姐姐来。”

  路过的老者见村中来了如此娇弱的女娃娃,赶紧走过来,道,“老刘头,这是你孙女回来看你了?可赶紧带她回屋子藏着去,待会那几个混球儿来了见着了可就保不住了啊。”

  老刘头一拍脑袋,“是了,现在若是让小囡囡独自跑出村去,不就正好碰上那些流氓么?这岂不是要害了小囡囡……”

  也不再思索,老刘头跟那老者辞了别,慌忙拉着玉歆玲往自个儿屋子去,一路走一路解释道,“小囡囡先到爷爷屋里将就一晚啊,明日到点了再走,可别毁在那些人手里了,他们这些年来坑骗拐卖的女娃娃可是不少……”


空城有情否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2019 ©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