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城有情否

空城有情否 第十五章 回忆杀(二)

  或许是真的相见恨晚,江光曦对蓝浅到底不同,只是这个不同,确实很不同。

  玉歆玲翻上墙头来,正欲跳到院中,却见蓝浅在院中翩翩起舞,江光曦在一旁抚着七弦琴,玉歆玲不由得叹气,七弦琴虽不赖,就是声小,要不是她翻过墙头,估计还不知院中有人抚琴呢。

  想罢,又开始欣赏起了蓝浅的舞蹈。蓝浅今日依旧穿着蓝色的齐胸裙,外罩着白狐毛领的白色轻纱广袖,腰间以一白色的宽腰封将那不堪一握的柳腰轻轻束着,更显她的曲线玲珑,身姿曼妙。慢脸娇娥纤复秾,轻罗金缕花葱茏。 回裾转袖若飞雪,左鋋右鋋生旋风。她用她的柳眉、妙目、手指、腰肢、头上的丝带、腰间的铃铛儿,以及她细腻迷人的舞步,轻云般慢移、旋风般疾转,舞出她所感的悲欢与离合。忽而眉眼娇羞一收,竟有一种莫名的魅惑人心,她衣袖蹁跹间,忽而似喜,回身扬袖一起,便有不知何处来的白雪翩翩而下,真真是“回雪飘飖转蓬舞”,玉歆玲坐在墙头托腮欣赏着美人的舞姿,啧啧道,“世人学舞只是舞,恣态岂能得如此。”

  一舞毕,蓝浅看向墙头,笑道,“还不下来?当心摔着了。”

  玉歆玲一把从墙头跃下,笑嘻嘻地,“果然是郎才女貌,天生一对啊。”

  江光曦只笑了笑,蓝浅嗔怪地瞪她一眼,见玉歆玲登时一脸委屈的样子,又不免有些心疼,抚着她哄了几句,想了想,又道,“对了,我近日来已经将紊乱的术法巩固了一遍,想出去闯一闯,我父亲说了,无论是怎样的蛊咒,都会有新的术法需要我去研究学习,所以我打算到江湖去走一走。”

  玉歆玲两眼发亮的点了点头,“我也想去。”

  “想去呀?”蓝浅似是诱哄地笑了一下。

  “嗯嗯嗯,”玉歆玲到底还小,不知觉就掉了蓝浅挖的坑,只止不住地点头道,“昭阳跟她的师父就是去了江湖,据说是去什么地方习武呢,我也想去看看江湖是什么样。”

  “嗯呢,真乖,我带你去好不好?”蓝浅继续诱哄着。

  果真,玉歆玲一脸喜色的点头,“好哇好哇。”

  “那——”蓝浅一手搂住玉歆玲,一手指向江光曦,“你看哇,你曦哥哥也想去呢……你要不要帮一把?”

 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她故意拖长了尾音,带着几分蛊惑。玉歆玲此人,一旦认定了朋友,就会帮到底。她一把拍着小胸脯,昂着头一脸肯定,道,“姐姐放心,义父可疼我了。一定会答应我的。”

  蓝浅摸了摸玉歆玲的小脑瓜,“那此事就讲给你啦。到时候我们几个一起去闯江湖。”

  玉歆玲依旧甜甜地点头,见江光曦收拾好了琴摆放好吃食,喊着曦哥哥就蹦蹦跳跳地跑过去要吃的了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义父——”

  门外传来玉歆玲甜甜糯糯的声音,晟帝一个手抖,险些将手中的玉窃香丢出去,又下意识想要藏什么,玉歆玲已推门进来,晟帝赶忙转过身来,一手背在身后,一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两声,故作严肃道,“玲儿,你也十一了,不可这般随意进男子房间的。”

  玉歆玲一脸无辜,“可是,玲儿不会看上义父呀。”

  “这不是看不看得上的问题。”晟帝表示脑阔疼,扶额道,“这关乎女子贞洁。”

  “可是,这是义父的私库啊……”玉歆玲依旧一脸无辜,呆萌可爱的样子。

  “……”晟帝下意识又想护住身后的财物,他有些后悔帮他的大哥带女儿了,大哥把女儿交给他养,是不是因为这奶娃娃太过于机灵爱财了?

  “义父义父。”玉歆玲扯着晟帝明黄的衣袖,“江湖的莽夫近日来成了一个叫血月的杀手组织,可了不得了,你派我去瞧瞧吧,好不好——”

  晟帝一点不怜惜,当头就赏了她一个暴栗,道,“你爹送你来我这是来养着的,不是来送死的,江湖那么大,什么能人没有?非得你去?”

  玉歆玲捂着额头委屈巴巴的,瘪着小嘴,“昭阳都可以去……”

  晟帝瞪了她一眼,“昭阳有她师父护着带着,你一个人去就是送死。”

  玉歆玲眼睛却一亮,“有人护着带着就可以让我去了吗?”

  晟帝依旧斜眼看她,“别想说你有阪卫,那班人只听你的,只会由着你闹,我不可能答应你的,你死心吧。”

  玉歆玲不依不饶地扯着他的衣袖,“不是不是,不是阪卫,让蓝浅姐姐和曦哥哥带我去好不好?”

  晟帝听过玉歆玲说过许多次蓝浅,也听手下暗卫说此女武功不弱,至于江光曦嘛,虽然武功一般,但玉歆玲一向听他的话,他又是一品太傅,应该也可以;玉歆玲自小也是习武的,加上有阪卫护着,如果再带上应风应雨她们几个,应该会妥当许多吧……

  玉歆玲拉着晟帝的衣袖,昂着头耐心地等他考虑完,大眼睛眨巴眨巴的。

  晟帝看向她,又蹙眉,不行,玲儿这么小就如此美貌,出去如果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好?到时他怎么向玉兄交代?可是看着她满眼的期待,又不忍心拒绝她……啊——当爹不容易啊——

  晟帝长长地叹了口气,道,“还是不行啊……”

  玉歆玲似是知道他要说什么,急急地打断他道,“不怕不怕,父亲教过我易容术,我不会暴露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晟帝其实不想放玉歆玲出去乱跑的,毕竟这孩子素来跳脱,可是拒绝她吧,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  思索了许久,晟帝只好跟玉歆玲约法三章,啰嗦了老半天来跟她讲外界的险恶与人心难测,又跟她说了不许多管闲事惹祸上身……可以说,这一刻的晟帝,简直是又当爹又当娘啊。

  最终,晟帝寻思着该说的也说完了,看着玉歆玲依旧一脸认真地听着他说话的样子,虽然知道她估计是左耳进右耳出,但能这样配合他地听着,想来应该会记着些吧。

  “唉,你出去一定要切记我说过的话,”晟帝抱着期待地看着玉歆玲,希望她是真的有听进去些。

  玉歆玲也不知听进去了多少,只当即就抱拳笑道,“玲儿谨遵圣旨,谢谢义父,义父最好了。”然后就蹦蹦跳跳地跑出去了。

  晟帝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这丫头今天……竟然没有要走他私库里一丝一毫的珍品,看来长大了,知道身外之物不可靠了。晟帝自以为地欣慰地背着手。

  玉歆玲一路蹦跳着回秋行宫,应雨见她欣喜若狂,上前问道,“主子遇着什么事了这么开心?”

  玉歆玲笑得眉眼弯弯,道,“快,叫应风应柳应雪也收拾收拾东西,咱们带上一队阪卫,出去闯江湖。”

  应雨眼眸一亮,“我们可以去这么远吗?”

  玉歆玲止不住点头,催促道,“快点,赶紧收拾东西去,应雪负责挑一队阪卫,应雨你跟应风收拾东西,应柳……”她四下看了看,寻不到应柳的身影,扯着嗓子喊,“应柳——”

  秋行宫一阵翻天覆地的动静,玉歆玲与应柳点着暗器和银子,应雪很快挑出一队精炼的阪卫……一切准备就绪,玉歆玲叮嘱留下的阪卫要好好守着她的秋行宫,尤其是书阁里的珍贵字画,她寝殿里的各种名贵物什等,那几个阪卫垂头丧气地应了。

  玉歆玲想搭着哪个的肩膀宽慰几句的,到底因为不够高,估计得垫着脚尖才能好好搭着他们的肩膀,想来这样是丢人的,毕竟矮的明显,因此,她双手背在身后,道,“你们也不用伤心,下回有好玩的就带你们一起去,这次你们留着守秋行宫,我留几本孤本给你们练习着,下回一定带你们去。”

  几个阪卫虽然听到玉歆玲要留孤本给他们练习,可心下还是有些丧气,毕竟,这些哪里有江湖好玩呢?但是这终究是为了主子的安全着想,他们也不怨,只默默决定要好好练功……

  该打点的打点了,该叮嘱的也叮嘱了,玉歆玲带着她的侍女和一队阪卫风卷残云地离开了皇宫……

  常喜走进皇帝寝殿,行了一礼,道,“陛下,昭然公主已经出了皇宫,探子来报,公主确实是去了京郊找江太傅和蓝姑娘。”

  晟帝叹了口气,“派些人看她一阵子,别让她伤着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常喜恭敬地退下。

  晟帝倚着龙椅想了一阵,便坐直身来,自个儿磨着墨,尔后提笔写了些什么在纸上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姐姐,成了成了,”玉歆玲带着一伙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蓝浅的住处,才刚开了远门就跑跳着喊着蓝浅,“义父答应我了。”

  蓝浅自屋内走出来,看着她笑道,“苦了你了,我做了些新点心,可要尝尝?”

  玉歆玲粲然一笑,“要的,姐姐的手艺自然是好的。”又四处看了看,问道,“曦哥哥呢?”

  蓝浅:“他去买些路途需要的物什,顺便雇辆马车来,也好方便赶路。”她又看了看玉歆玲身后的四美人,以及她们手中的行囊,笑道,“几位姑娘拿着这些未免不方便,”又看向玉歆玲,说道,“我这有个戒指,可以储存物什,送你一个,也好存放东西。”

  说罢,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戒指,轻轻套在玉歆玲的手指上,戒指原先有些宽松,可到了玉歆玲手指上后,竟变得出奇的合适。玉歆玲顿时如获珍宝,仔细地听着蓝浅所说的有关戒指的使用方法,大眼睛亮亮的,闪烁着不一样的光彩。

  真好,又收集到值钱有趣的物什!


空城有情否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2019 ©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